chinazh
2020-2024《五年收益展望》逃离镜厅

2020-2024《五年收益展望》逃离镜厅

17-10-2019 | 五年展望

金融市场逐渐陷入长期债券名义收益率为负的泥沼。曾被人们视为“避风港资产”的主权债券变得愈发不确定,全球到期收益率低于零的未偿债券已超过15万亿美元。

  • Peter van der Welle
    Peter
    van der Welle
    Strategist Global Macro team

显然,全球的经济和金融体系正在发生变化,全球化岌岌可危。荷宝认为,未来五年不可避免会出现经济衰退,这将导致许多资产的收益低于历史平均水平。关税只是一种表象,而不是根本原因。1930年代英国首相斯坦利·鲍德温(Stanley Baldwin)曾说过:有无关税对企业发展而言都不是坏事,企业担心的是不确定性”。目前来看,真正的需要担忧的问题是: 政策的普遍不确定性处于十年来的最高水平。

未来五年路在何方?

美国经济正处于二战后最长的扩张期。但是自去年以来,全球经济的增长更加不平衡,并且放缓速度高于预期。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增速已经放缓,欧元区的制造业大国德国也在艰难挣扎。虽然发达经济体的失业率处于十年来的最低点,但却没有迹象表明经济过热会带来通胀压力。

美联储前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在2004年的一次演讲中说到:“市场对货币政策的未来走势有何期待?政策制定者对此十分关注,并非因为政策制定者想要满足市场的需求(这样就会沦为镜厅战略),而是为了检验沟通的有效性。”然而,15年后的今天,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似乎已经沦为“镜厅”战略(Hall of Mirrors)。因为通胀仍然处于低位,市场对衰退的担忧与日俱增,且认为鸽派货币政策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货币政策不断迎合市场近一步宽松的预期。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指出: 亡羊补牢不如防微杜渐。但历史一次又一次地表明,我们难以抵御经济不平衡所导致的衰退。

逃离“镜厅”

荷宝认为,各国央行必须摆脱“镜厅”战略,因为货币的政策空间需要在经济衰退前准备好。正如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所言:“如果不能提前做好准备,就必定会失败”。央行需要调用一切工具来主导市场,而不是迎合市场预期。20世纪30年代,超低基准利率使得市场摆脱了流动性陷阱,所以如今央行通胀目标过高也不足为奇,向市场暗示政策利率将在较长时间内保持在低位。

名义政策利率接近或处于有效下限,荷宝认为发达经济体的央行并没有做好应对经济衰退的准备。我们没有低估央行执行非常规政策的能力,但是市场将逐渐意识到货币政策的局限性。央行无法消除储蓄过剩,也无法改变消费者在政治不确定的大环境下所产生的风险厌恶情绪。 荷宝预计财政政策将会介入,因为财政政策更有发挥的空间。这一观点目前获得包括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的支持,布兰查德曾指出低名义利率的环境为财政政策提供了空间。为此荷宝预测了未来市场的三大情景:

  • 基准情景即“镜厅”:央行无法摆脱“镜厅”,难以与财政政策产生协同效应。财政刺激能有效地提高总需求和通胀预期,但代价是债务的可持续性降低,而且如果在衰退程度一般的情况下,私营部门将会期待迅速回归审慎的财政政策和更低的预算赤字,经济依然很难从下行中恢复过来。
  • 最优情景即“全球化的重启”:随着政治不确定性的消散和贸易问题的解决,各国央行摆脱了“镜厅”的泥沼。尽管在经济衰退到来时,利率零下限问题依然普遍存在,但国际合作的深化使得财政刺激变得更加有效。
  • 最差情景即“重返上世纪70年代”:全球经济将面临负供给冲击。过渡时代演变为颠覆时代和技术民族主义时代,全球世界秩序崩溃,美国退出世贸组织。在中美争夺全球霸权的斗争中,其他国家陷入了交火之中,长达数十年的全球化进程开始倒退。贸易战的升级造成了通胀,中国利用货币与财政次机政策确保充分就业,遏制社会动荡,同时也带来通胀。全球性的滞涨也会随之而来,可能没有上世纪七十年代那样汹涌,但对全球经济必然造成重创。

回报的展望

未来五年的衰退似乎难以避免。荷宝去年的预测《宜稍安勿躁,忌操之过急》中预测了经济衰退的必然性,认为尽管存在下行风险,但更大的风险是过早进行过多的风险管理。随着这一年来风险资产价格的上行,这一观点目前得到了应验。在周期末进行风险投资最初可能收益不错,但资产回报率在未来五年内将低于长期历史平均水平。

投资会产生波动,过往表现并不代表未来的结果
资料来源:荷宝
[注:预计年收益表是基于荷宝投资解决方案组在2019年8月31日的预计回报及标准差。预期回报为更适合于长期投资计划的几何回报,及以总费用为基础的呈现方式,这与荷兰金融分析师协会的建议相符合。此处所述的回报是以欧元及美元计价。债券回报为对冲回报,除新兴市场(本地)债券以外。您的投资价值可能会有波动,过往投资表现并不能作为未来投资收益的保证。]

从未来五年来看,我们已下调了大多数资产类别的回报预期。未来五年政府债券的回报前景不一。德国债券被严重高估,随着通胀回升,预计收益仍将远低于现金值。相反,当经济衰退开始时,美国国债将受益最大,收益高于现金值。

发达市场股市也不容乐观。未来五年,股票投资回报首先会表现强劲,随后将回落到相对较低的水平。新兴市场的股票会相对便宜,但我们对发展中市场股市的预测与发达市场类似:由于保护主义的长期存在,预计只有50个基点的溢价。

就相对收益而言,唯一的亮点就是大宗商品。宏观环境不利于投资级信贷和高收益债券,尽管估值合理,我们预计超额收益仍将低于历史平均水平。

免责声明:

本文由荷宝海外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荷宝上海”)编制,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 并不构成荷宝上海对任何人的购买或出售任何产品的建议、专业意见、要约、招揽或邀请。本文不应被视为对购买或出售任何投资产品的推荐或采用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本文中的任何内容不得被视为有关法律、税务或投资方面的咨询, 也不表示任何投资或策略适合您的个人情况, 或以其他方式构成对您个人的推荐。 本文中所包含的信息和/或分析系根据荷宝上海所认为的可信渠道而获得的信息准备而成。荷宝上海不就其准确性、正确性、实用性或完整性作出任何陈述, 也不对因使用本文中的信息和/或分析而造成的损失承担任何责任。荷宝上海或其他任何关联机构及其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员工均不对任何人因其依据本文所含信息而造成的任何直接或间接的损失或损害或任何其他后果承担责任或义务。 本文包含一些有关于未来业务、目标、管理纪律或其他方面的前瞻性陈述与预测, 这些陈述含有假设、风险和不确定性, 且是建立在截止到本文编写之日已有的信息之上。基于此, 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前瞻性情况都会发生, 实际情况可能会与本文中的陈述具有一定的差别。我们不能保证本文中的统计信息在任何特定条件下都是准确、适当和完整的, 亦不能保证这些统计信息以及据以得出这些信息的假设能够反映荷宝上海可能遇到的市场条件或未来表现。本文中的信息是基于当前的市场情况, 这很有可能因随后的市场事件或其他原因而发生变化, 本文内容可能因此未反映最新情况,荷宝上海不负责更新本文, 或对本文中不准确或遗漏之信息进行纠正。
与本文相关的主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