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zh
走在ESG洪流的最前线:拒绝投资烟草行业!

走在ESG洪流的最前线:拒绝投资烟草行业!

08-03-2018 | 市场观点

荷宝旗下的基金 将烟草行业排除在可投资范围之外,这是我们遵循可持续投资方法所做出的决定。

  • Carola van Lamoen
    Carola
    van Lamoen
    Head of Sustainable Investing
  • Sylvia van Waveren
    Sylvia
    van Waveren
    Engagement Specialist

快速阅读

  • 社会对烟草的态度越来越负面
  • 与烟草公司的ESG 对话不足以带来本质变化
  • 作为可持续投资(Sustainability Investing (SI))的先驱, 荷宝旗下的基金 此前已鲜少投资烟草行业

荷宝是实践可持续投资(Sustainability Investing (SI))的先驱。我们不仅将环境、社会、治理(ESG)纳入投资决策,我们还积极监督投资组合里的公司, 扮演了“积极所有权人”的角色 (active ownership),例如在年度股东大会上以专家身份投票,以及积极协助公司改善在ESG相关事宜上的表现。 

荷宝早已将烟草行业剔除出旗下的可持续基金,现在又将该行业排除在包括分层顾问管理基金(Sub-advised fund)之内的荷宝主要基金之外,但此次剔除烟草行业不涉及受客户委派的投资组合,这类组合仍然由客户决定投资标的。 

为何要拒绝烟草公司?

社会越来越意识到烟草行业的有害影响。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到2030年,烟草将成为世界上死亡和疾病的最大源头,每年将造成1000万人死亡。2017年,联合国全球契约(The UN Global Compact)将烟草公司排除在该项倡议之外。有鉴于此,我们的客户越来越不愿意投资于烟草行业。

作为投资管理者,荷宝认真对待自己的责任,并积极与所投资的公司展开有关ESG方面的沟通。只有当其他方法被用尽时,我们才会将一个行业排除在外。就烟草行业而言,我们认为,仅仅依靠沟通不会带来根本性的变化,因为烟草公司不会停止生产香烟。因此,对荷宝来说,投资烟草公司不再符合公司对可持续投资的承诺。

由于部分荷宝基金已经剔除烟草公司,烟草和相关公司的投资早已降至所管理的基金总资产的0.22%。

荷宝投资管理的投资总监 Peter Ferket表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荷宝一直处于可持续投资的最前沿,并将可持续发展视为推动市场、国家和公司变革的长期力量。考虑到国际社会对烟草所带来的风险的担忧日益上升,以及有鉴于近期的事态发展,例如联合国全球契约的相关决定,我们认为完全将烟草公司排除在外的时机已经成熟。”

荷宝投资管理的积极所有权总监 Carola van Lamoen:“剔除烟草行业是我们可持续投资的一个合乎逻辑的举措; 它对我们现有的可持续投资工具,如ESG因素、积极所有权人、影响力投资 (impact investing)等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关注官方微信
QR code Wechat

哪些公司将被剔除?

荷宝将剔除所有参与生产烟草的上市公司或生产香烟重要成分的上市公司。剔除烟草股的过程将在今年第三季度末完成。

为什么“罪恶之股”会跑赢大盘?

部分投资者出于对社会关切的考量,对烟草公司这类“罪恶之股”避之不及,但这些“罪恶之股” 的表现通常跑赢大盘,令人又爱又恨。

“罪恶之股”的优异表现之谜终于被解开。

  • 烟酒公司的股票表现更好
  • 以往的研究将烟酒公司的股票溢价解读为对承担声誉风险的回报
  • 事实上,将“盈利能力”和“投资”两因素纳入考量,  “罪恶之股”不存在溢价

销售烟酒这类危害人类健康的产品的公司股票通常跑赢大盘。具讽刺意味的是,烟草公司股票的表现有时比那些针对吸烟引发疾病生产抗癌药物的医药公司的表现更好。

由于所有积极管理型的基金经理都寻求alpha回报,即高于市场基准的回报——这在理论上使烟草类股票成为了理想的资产。然而,持有这些资产的投资者可能面临声誉风险,尤其是当社会上反对这些行业的呼声越来越高时。

那么,为什么“罪恶之股票”的上佳表现令一部分人无法抗拒,却又让其他人避之不及呢?荷宝定量研究团队联席主管David Blitz和EDHEC商学院金融学教授Frank Fabozzi对这类股票的回报做了详细研究,在《投资组合管理》杂志(the Journal of Portfolio Management)上发表了研究成果《重新审视“罪恶之股”》。

确凿的证据

Blitz和Fabozzi将“罪恶之股”定义为直接参与烟酒、赌博或武器行业的公司。出于道德考量,很多投资产品将这些公司排除在可投资公司的范围之外。

Blitz指出:“多项研究对 ‘罪恶之股’的历史表现进行了分析,发现这些股票的回报异乎寻常的高”。“尽管如此,许多投资者还是把他们不愿投资的相关股票列入了排除名单,因为他们不想与这些公司的活动联系在一起。”

对这类股票异常高回报的一个普遍解释是,由于许多投资者避开了这些股票,令它们的股价被系统性地低估了。这使得敢于违背社会主流价值观 、愿意投资“罪恶之股” 的投资者,获得声誉风险溢价。其他的解释是,“罪恶行业”可以从其垄断地位中获利,还有些观点认为,这些公司所面临的诉讼风险不断上升,投资者为承担这些风险而获得回报。

因子质量因子

Blitz认为,事实上,“罪恶之股”的优异表现可通过溢价因子来解释,特别是两个新的“质量因子”(Quality),这两个“质量因子”是著名经济学家Eugene Fama和Kenneth French最近提出的“五因素模型”的一部分 。他们之前的“三因素模型”使用了“市场风险”(Market Risk)、“市值”(Size)和“价值”(Value)三个因子来解释为何有些股票表现好于其他股票,2015年,他们又增加了两个质量因子:“盈利能力”(Profitability) 和“投资水平”(Investment)。

“盈利能力”因子表明,经营利润率高的公司,其股票表现更好,而“投资水平”则表明,资产总额增长较多的公司,其股票表现更差。这两个因子与“罪恶之股”关联度很高。例如,香烟制造商因香烟价格弹性很小,而享有很高的利润率,但在增加资产方面则受到限制。

Blitz和Fabozzi  运用截止2016年年底的全球历史数据,重新审视了“罪恶之股”的表现,重点关注在引入“盈利能力”和“投资水平”两个新因子后,它们的表现是否有所差异。

谜团被解开

Blitz表示:“我们发现,与已有文献一致,在美国、欧洲和全球样本中,‘罪恶之股’的表现优异。”“然而,当在市值、价值和市场风险等传统因素之外, 引入‘盈利能力’和‘投资水平’两个新的分析因子后, 这些股票的溢价完全消失了。”

“在日本,‘罪恶之股’的表现亦与盈利能力和投资两因子有关。总而言之,‘罪恶之股’的表现与其对五因素模型里的各因子的风险敞口一致,而且没有证据表明,在这五个因子之外,还有特定的溢价。”

这意味着,对那些对持有“罪恶之股”感到不安, 但又不想错过高回报的投资者而言,他们可以通过将其投资组合里的资产按照五因子的比例进行配置,从而在不须投资烟草公司的情况下获得高回报。

免责声明:

本文由荷宝海外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荷宝上海”)编制,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 并不构成荷宝上海对任何人的购买或出售任何产品的建议、专业意见、要约、招揽或邀请。本文不应被视为对购买或出售任何投资产品的推荐或采用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本文中的任何内容不得被视为有关法律、税务或投资方面的咨询, 也不表示任何投资或策略适合您的个人情况, 或以其他方式构成对您个人的推荐。 本文中所包含的信息和/或分析系根据荷宝上海所认为的可信渠道而获得的信息准备而成。荷宝上海不就其准确性、正确性、实用性或完整性作出任何陈述, 也不对因使用本文中的信息和/或分析而造成的损失承担任何责任。荷宝上海或其他任何关联机构及其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员工均不对任何人因其依据本文所含信息而造成的任何直接或间接的损失或损害或任何其他后果承担责任或义务。 本文包含一些有关于未来业务、目标、管理纪律或其他方面的前瞻性陈述与预测, 这些陈述含有假设、风险和不确定性, 且是建立在截止到本文编写之日已有的信息之上。基于此, 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前瞻性情况都会发生, 实际情况可能会与本文中的陈述具有一定的差别。我们不能保证本文中的统计信息在任何特定条件下都是准确、适当和完整的, 亦不能保证这些统计信息以及据以得出这些信息的假设能够反映荷宝上海可能遇到的市场条件或未来表现。本文中的信息是基于当前的市场情况, 这很有可能因随后的市场事件或其他原因而发生变化, 本文内容可能因此未反映最新情况,荷宝上海不负责更新本文, 或对本文中不准确或遗漏之信息进行纠正。